欢迎您访问宣城市科学技术协会网站!

新发展理念背景下推进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研究

信息来源:汪恭礼    更新时间:2019-08-19    点击次数:23708次

Research on Promoting the Integration of Higher Quality in the Yangtze River Delta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New Development Concept

安徽宣城市信息工程学校 汪恭礼

摘  要:十九大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首次提出了高质量发展的新表述,为今后我国经济发展提出了任务、指明了方向路径,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大的现实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上海工作和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主旨演讲时明确指出要支持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从高质量发展的内涵入手,结合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现状、问题,在此基础上提出推进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建议。

Abstract: The Nineteenth National Congress proposed that "China's economy has changed from a stage of high-speed growth to a stage of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and put forward a new expression of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for the first time. It has a far-reaching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and great practical significance for China's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the future. In his keynote speech at the opening ceremony of the first China International Import Expo,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 clearly pointed out that he should support the development of regional integration in the Yangtze River Delta and become a national strategy. Starting from the connotation of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combining with the current situation and problems of the integration development of the Yangtze River Delta, this paper puts forward some relevant suggestions to promote the integration development of the Yangtze River Delta.

关键词:新发展理念;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

Key words: New Development Concept; Yangtze River Delta; Higher Quality; Integrated Development

一、 引言及文献回顾

十九大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1] 首次提出了高质量发展的新表述,为今后我国经济发展提出了任务、指明了方向路径,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大的现实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上海工作和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主旨演讲时明确指出要支持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2]

发展质量是指一个国家所出台的发展政策符合国家实际的程度,推进的发展方案及措施促进社会生产力发展的水平和程度,以及改革过程和结果中所体现出的公平、效率等。

高质量发展是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集中体现了坚持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率为中心,是为了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发展[3]。十九大提出“努力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1]。为了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改革和发展必须更加符合我国实际和国际不断变化的发展环境,必须更加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必须更大程度上、更高水平上促进和解放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必须更加让改革过程和结果体现出更高的公平和效率性。

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国内各省市、各地区之间存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区域一体化发展是按照区域发展的总体目标,加强区域内各地区(或各省市)间的联系,充分发挥各地区(或各省市)的优势,通过合理分工与合作,对区域内各地区(或各省市)间的生产要素等资源进行优化配置,在促进区域内各地区(或各省市)发展的同时,协调区域内各地区(或各省市)共同发展和提高区域内各地区(或各省市)竞争力及区域总体效益。

长江三角洲是中国第一大经济区,中央政府定位的全球重要的先进制造业基地、亚太地区重要国际门户、中国率先跻身世界级城市群的地区、中国综合实力最强的经济中心。2010年国务院批准的《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规划》仅包括上海市、江苏省和浙江省2014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首次确安徽作为长江三角洲城市群的一部分。国务院20165月批准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长三角城市群包括:上海,浙江省的杭州、嘉兴、宁波、舟山、湖州、台州、绍兴、金华,江苏省的南京、无锡、常州、苏州、盐城、南通、泰州扬州、宿迁、镇江,安徽省的合肥、安庆、芜湖、铜陵、滁州、宣城、池州、马鞍山等26提出发挥上海中心城市作用,推进杭州都市圈、南京都市圈、合肥都市圈、宁波都市圈、苏锡常都市圈等都市圈同城化发展培育更高水平的经济增长极。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201861召开了座谈会审议并原则同过了《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覆盖了12个合作专题,聚焦产业协同创新、交通互联互通、市场开放有序、公共服务普惠便利等7个重点领域,包括共建G60科创走廊,建设产业协同发展示范区率先布局5G网络建设,长三角区域城际铁路网规划等。《长江三角洲地区区域规划》《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等为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政治、经济和基础设施环境,强有力的政策和高效率的决策推行有效地推动了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

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提出的时间不长,学界做探讨和研究不多主要体现在如下方面:

A、高质量发展方面。文丰安等(2018)认为,高质量发展是经济发展质量的高水平状态衡量的标准包含经济发展的协调性、有效性、持续性、创新性、分享性等方面[4]。师博等(2018)认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指标经济增长基本面和社会成果两个维度[5]任保平等(2018)认为,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是要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6]新时代背景下高质量发展动能培育的动力在于创新构建人才、制度、战略和发展模式等方面协同创新体系[7]。陈昌兵2018)认为,由依靠牺牲环境和要素投资为主发展转型升级为高端制造业发展和服务业升级、技术创新和深度城市化等[8]

B区域一体化发展方面。张琦2017)认为,区域一体化是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动力保障,在目前国际经济关系中已经成为最引人注目的趋势之一[9]刘剑等(2017)认为,地区间存在创新资源差异、创新功能定位同质化、政策差异、行政壁垒等问题影响深入推进创新一体化[10]。方创琳2017)认为,区域一体化发展重点是推进区域性市场建设、产业发展布局、基础设施建设、环境保护与生态建设、社会发展与基本公共服务一体化[11]

C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长三角地区要建成全球资源配置的亚太门户、全国贯彻新发展理念的引领示范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级城市群。何建华2018)认为,仍然要面对同质化竞争严重协同度柔性不够产业转型升级艰难本位利益与行政壁垒制约整体发展一体化发展程度较低。而长三角螺旋形发展层级提升,将带来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新需求[12]巫强等(2018)认为,长三角内各地提高自身三次产业协调程度有助于推动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13]

以上这些研究为本文提供了较好的前期基础,但就总体来看,仍存在如下问题:首先,高质量发展方面的关注主要过度集中经济、社会等,对于科技创新协同机制、营商环境、基本公共服务等关注不够;其次,对于区域一体化发展方面产业发展布局市场建设关注较多,而对于区域一体化发展所涉及到新情况、新问题研究较少,缺乏系统性;最后,就研究方法来看,大多基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具体到如何推进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涉及少,不同程度地存在跛足的问题,相关研究结论难以为相关对策建议提供有力支持。因此,本文拟针对上述相关问题,简述高质量的概念,结合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现状、问题,在此基础上提出推进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建议,给予弥补和改进。

   二、长三角三省一市发展质量效益现状

总的来看,2018年长三角三省一市经济运行呈现稳中有进、总体平稳的态势,保持在合理区间,发展质效稳步提升。

(一)长三角三省一市经济增长总体稳步上升

从经济总量来看,2018年,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分别为:32679.87亿元、92595.4亿元、56197亿元、30006.8亿元,安徽首次突破3万亿元。从经济增速来看,上海市生产总值增长率与全年国内相比持平,均为6.6%,江苏、浙江、安徽均超过全国水平。其中,第一产业长三角三省一市增长率均低于全国3.5%,上海市为负增长;江苏第二产业增长率与全国水平持,平均为5.8%,浙江、安徽均超过全国水平,上海市低于全国水平;第三产业长三角三省一市增长率均高于全国7.6%。从三产比重来看,全国三产比重7.240.752.2,安徽一产比重高于全国,上海、江苏、浙江均低于全国水平;上海二产比重低于全国,安徽、江苏、浙江均高于全国水平;安徽三产比重低于全国,上海、江苏、浙江均高于全国水平;从人均生产总值来看,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分别为:13.50万元、11.50万元、9.86万元、4.77万元。

表一:2018年长三角三省一市各地经济增长总体情况

名称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生产总值

32679.87亿元

92595.4亿元

56197亿元

30006.8亿元

增长率

6.6%

6.7%

7.1%

8.02%

人均生产总值

13.50万元

11.50万元

9.86万元

4.77万元

第一产业

104.37亿元

4141.7亿元

1967亿元

2638亿元

增长率

-6.9%

1.8%

1.9%

3.2%

第二产业

9732.54亿元

41248.5亿元

23506亿元

13842.1亿元

增长率

1.8%

5.8%

6.7%

8.5%

第三产业

22842.96亿元

47205.2亿元

30724亿元

13526.7亿元

增长率

8.7%

7.9%

7.8%

8.6%

三产比重

0.32:29.78:69.90

4.47:44.55:50.98

3.7:43.0:53.3

8.846.145.1

资料来源:三省一市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二)长三角三省一市经济发展质量效益有所提高

财政收入提现各地实力,不仅关系到中央与地方两级和国家、单位、个人三者之间利益的关系,还关系到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从财政收入总量来看,长三角江苏、上海、浙江、安徽分别为:8630.2亿元、7108.15亿元、6598亿元和3049亿元。在全国各省市财政收入排名中,江苏、上海、浙江、安徽分别排在第2名、第3名、第4名、第11名。人均浙江是各省第一,上海是全国第一。从财政收入增速来看,长三角江苏、上海、浙江、安徽分别为:5.6%7.0%11.1%8.4%。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及其增长率来看,长三角江苏、上海、浙江、安徽利润总额分别为:11333.51亿元、3350.44亿元、4452亿元、2448.2亿元;长三角江苏、上海、浙江、安徽增长率分别为:9.4%4.3%、5.3%27.8%。从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来看,长三角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分别为:64183元、38096元、45840元、23984元;增速分别为8.8%、8.8%、9.0%、9.7%。

表二:2018年长三角三省一市各地经济发展质量效益

名称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

7108.15亿元

8630.2亿元

6598亿元

3049亿元

增长率

7.0%

5.6%

11.1%

8.4%

全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

3350.44亿元

11333.51亿元

4452亿元

2448.2亿元

增长率

4.3%

9.4%

5.3%

27.8%

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64183元

38096

45840

23984

增长率

8.8%

8.8%

9.0%

9.7%

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68034元

47200

55574

34393

增长率

8.7%

8.2%

8.4%

8.7%

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30375元

20845

27302

13996

增长率

9.2%

8.8%

9.4%

9.7%

资料来源:三省一市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三)长三角三省一市各地产业升级加速

2018年,长三角市工业增加值新能源汽车市场份额分别占全国的1/4以上1/3,信息服务业占比1/3,机器人产能占1/2,新业态、新技术、新模式的蓬勃增长,长三角产业升级加速。一是上海深入推进落后产能调整淘汰和传统产业改造积塔半导体生产线、上汽大众 MEB工厂、特斯拉超级工厂等一批重大产业项目开工建设,一批创新项目和人工智能龙头企业落户2018上海战略性新兴产业制造业部分产值增速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快于2.4个百分点,工业投资增幅创近十年新高在汽车、电子信息等行业重大项目拉动下增长17.7%二是浙江省较为明显特征数字技术推动传统产业改造提升数字经济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50%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13.1%,为5548亿元。规模以上工业中,17大传统制造业利润增长7.2%,增加值比上年增长6.0%,比规模以上工业增速高1.9个百分点,对规模以上工业利润的增长贡献率达83%三是江苏新产业新业态发展迅速,智能电视、新能源汽车、3D打印设备、城市轨道车辆产量分别增长36.4%139.9%51.4%107.1%;互联网相关服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商务服务业收入分别增长41.6%13.7%7.9%四是安徽启动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5G新引擎”,传统产业找到新的发展动力2018年,实现工业机器人增长18.3%,电子计算机整机增长28.3%,新能源汽车增长1倍。

(四)长三角三省一市一体化紧密程度的不断加深

长三角三省一市中,浙江民营经济活跃,江苏经济实力强,上海综合服务功能齐全,安徽具备后发优势且面积大上海综合服务功能齐全长三角常住人口占全国约1/6,面积占全国不到1/26,经济总量约占全国1/4,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具创新精神和活力的区域之一一体化发展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一是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2018年年初在沪成立,三省一市抽调精兵强将17名集中办公。组建长三角区域合作办是长三角在决策、协调、执行三级运作机制上做实。同时,“面对面沟通方式也让协调动作效率提升很多。二是从投资、科创到公共服务,长三角区域合作载体更丰富合作平台不断涌现三省一市签署5G创新发展联盟倡议书》,上海国际集团发起设立了“长三角协同优势产业基金, 嘉定区与苏州、温州联合举办首届长三角科技交易博览会”, 这些平台为一体化发展提供有力支撑。三是交通便利带来物流、人流畅通,进一步加速了资本、资源在长三角间的流动。在公路网编号为G60沪昆高速公路始于上海松江区,止于云南昆明。苏浙皖8个城市20186月齐聚上海签署了G60科创走廊共建共享战略合作协议串起了上海松江,江苏苏州,浙江金华、湖州嘉兴、杭州,安徽合肥、芜湖、宣城9交通要道变创新高地。四是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举措推进有力打通无形和有形的断头路”, 让群众办事创业更方便。长三角三省一市主要领导2018年年中举行座谈会,研究并公布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三年行动计划从交通能源到信用环保提出300多项具体任务,其中梳理出首批17个省际断头路项目。打通断头路、规划城际轨道交通高速、轨交、高铁等立体交通网络日趋完善,长三角间通路更畅在打通有形断头路”同时,打通医疗、教育和社保等领域各种无形断头路, 对接医疗、教育和社保等领域制度体系,提供更为便利的公共服务。2018年下半年,异地就医门诊直接结算试点长三角地区正式实施, “三省一市”的上海华山医院、瑞金医院等约40家医院首批纳入结算范围长三角G60科创走廊9个城市20189月底实现一网通办,全国首批异地办理营业执照11

三、长三角三省一市一体化发展面临的问题分析

长三角三省一市受到自然条件 、区位和劳动力素质、市场、交通条件、支持政策以及历史原因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产业结构和经济发展水平差距逐年虽然有缩小的趋势,但是经济增长动力和经济发展水平差距仍然较大,各地区利益诉求各异、相互竞争、协调统一难等的影响,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还面临着一些问题和挑战。

(一)长三角三省一市发展不平衡

长三角三省一市居民生活水平、综合经济实力存在明显的不平衡现象。据2018年我国及长三角三省一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从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来看,2018年,江苏、上海、浙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8228,而安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最高的上海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64183元,而最低的安徽省仅为23984元,上海市2018年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安徽省的2.68倍;2018年,江苏、上海、浙江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39251,而安徽低于并接近全国平均水平,最高的上海市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8034元,而最低的安徽省仅为34393元,上海市2018年的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安徽省的1.98倍;2018年,江苏、上海、浙江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4617元,而安徽低于并接近全国平均水平,最高的上海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375元,而最低的安徽省仅为13996元,上海市2018年的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安徽省的2.17倍。从经济总量来看,江苏省2018G D P 92595.4亿元,而最低的安徽省仅为30006.8亿元,江苏省2018年的GDP是安徽省的3.09倍;从人均GDP来看,江苏、上海、浙江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高于全国平均水平64644元,而安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上海市人均GDP13.50万元,而最低的安徽省仅为4.77万元,上海市2018年的人均GDP是安徽省的2.83倍。经济发展不平衡与产业结构不平衡有密切关系,也是经济发展不平衡的一个侧面反映[14]2018年,我国三次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一、二、三产业比重为:7.2:40.7:52.2,而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分别为:0.32:29.78:69.90、4.47:44.55:50.983.7:43.0:53.38.846.145.1

(二)长三角三省一市推进一体化体制机制尚需突破

长三角一体化跨行政区域的多元主体、多中心通过一定的参与渠道和资源展开博弈和合作,这种多元化利益主体存在不可避免地相互博弈和冲突。虽然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成效显著,但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中深层次矛盾并未真正触及,地方行政壁垒制约依然存在,经济、社会管理体制还需完善,在规划建设、区域功能 、社会治理以及环境保护等协同性问题依然存在突出,仍然需要突破现行行政体制障碍 ,打破原有行政区域边界,变革当前体制下的利益格局,转变区域协调治理模式和调整公共服务范围。三省一市联动协同推进机制仍存在不少问题,长三角城市之间的协调还停留在省市层面“领导们决策”阶段,都是主要领导承诺合作方向,就是签订了合作协议 ,但行约束力不是太强,缺乏协调推进有效手段,协调难度较大,效果不明显。长三角各地区之间的城乡及土地利用规划、经济社会发展规划 、政策规划等方面对接和整合难度大,与世界级城市群的治理机制还存在不小的差距。三省一市间不均衡的经济社会发展,导致利益诉求不同,长三角各个政府眼光和精力重点放在本行政区划,在缺乏利益协调与分配机制的情况下,长三角各地区政府之间很难达成合作,特别是利益受损方失去合作的动力。

(三)长三角三省一市优势产业重合度较高

长三角地区间产业专业化分工水平依然不高,整体联动效应尚未充分发挥,生物、新能源、新能源汽车、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新材料、高端装备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等重合度较高,产业结构趋同较为明显江浙皖三省相互之间还存在同质化竞争,难以深入开展产业协作与分工,良好的产业链条和产业阶梯层次也难以形成。一是长三角内少数地方政府盲目追求短期内获得巨大收益的产业,不注重结合本地的资源禀赋、资本、技术、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发展具有当地特色优势产业,结果导致重复建设、重复投资。在长三角城市中,有11个城市以汽车作为重点发展产业,有8个城市以石化作为重点发展产业,有12个城市以电子信息为重点产业,同时,在规划协同产业链体系建设和分工合作上有效的统筹缺乏,各个城市提出目标都一些重复的[15]二是为推进发展方式转变,长三角内各地政府纷纷出台政策,但整体经济尚未摆脱粗放型增长的特征,污染严重或对能源依赖性强、物质消耗量多的行业仍占较大比重。长三角城市群 26个城市建设中无节制、粗放式开发现象仍然存在。三是根据统计资料计算,2018年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分别为:23.33%60.39%59.32%108.74%,除上海外,三省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均超过50%,其中高达108.74%,这表明经济增长总体上还依靠投资拉动。

表三:2018年长三角三省一市各地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统计表

名称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生产总值

32679.87亿元

92595.4亿元

56197亿元

30006.8亿元

固定资产投资

7623.42亿元

55915.21亿元

33335.95亿元

32629.95亿元

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重

23.33%

60.39%

59.32%

108.74%

资料来源:三省一市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四)长三角三省一市新协同机制有待加强

长三角三省一市在重点创新领域的战略布局、支持方式上及科技立项原则缺乏全局性协调机构,项目资金、政策统筹方面衔接、沟通不够开放共享仍存在地方保护、条块分割利益壁垒。一是科技创新资源布局分散,不同城市科技创新缺乏区域互动和联动功能与定位上缺乏互补,造成重复建设和同质竞争,难以集中区域力量攻克重大科研难关。二是长三角三省一市优势产业处于较高的同质性,对先进技术的需求各方基本相同,技术引进及科技创新上存在不合理竞争,合作缺乏动力机制。三是高档数控机床等大多依赖进口智能制造应用推广仍然处于自动化向数字化过渡阶段,工业软件和关键技术装备还存在短板。四是更高质量发展,对高端人才需求变得越来越大,而不少企业高端人才缺乏等因素,无法或无力实施智能制造。企业转型升级实施智能制造后,自动控制、自动装配、自动传输、自动检测等个环节的专用设备需要懂生产管理的网络工程师,而这种复合型人才高校很少培养,导致有一定智造基础的技术人员奇缺。五是一些中小型企业和新兴企业自身经济基础和资金实力较为薄弱,淘汰落后产能、技术创新、技术改造等投资成本较高、资金回收周期长,仍旧处于观望的状态。

(五)长三角三省一市营商环境还存在短板

 当前,长三角三省一市纷纷采取“最多跑一次”、“网上办”、“一网通”、“不见面审批”等新举措改善营商环境,但所有这些新举措企业等市场主体期望和高质量一体化发展要求相比还存在不少短板。一是“网上办”、“一网通”、“不见面审批” 等新举措中,有的网上界面不够简便,所需的大量材料无法上传,仍需要额外快递或传真等,还不如直接上门办理;有的受相关法律、法规以及规范性文件限制,所需提供的材料多,内容繁杂,不得不到现场咨询、互动,才能准确地完成所需材料填写等准备工作。二是“最多跑一次”的前提条件是“材料齐全符合法定要求”,而许多审批项目法定依据多、前置审批设置较多,特别是审批跨部门、审批链条长审批机构交叉重叠审批流程滞后僵化等问题仍然存在,一环出错,整体卡壳,“最多跑一次”难以实现三是为支持高质量一体化发展,各地政府出台了许多扶持政策,各部门根据自身特点各自制定配套政策,口径不统一,企业等市场主体难以全面、及时获取扶持、优惠政策信息,政策很难落地。有时企业等市场主体为享受相关扶持、优惠政策,在备申报材料时,来回往返部门开具证明材料,感到麻烦而放弃,甚至一些企业等市场主体获取扶持、优惠政策信息时,就已经错失优惠政策申报时期。四是三省一市制度环境有差异,政策缺少一致性很多专项政策惠及本地企业,面向长三角有针对合作少,不同程度上存在着衔接难甚至因相互竞争出现政策“打架的现象。五是地方利益保护现象依然存在,市场准入、监管规则还没有效对接,要素流通不畅,统一的市场体系还没有形成。六是各领域和各部门多套信息系统并存,监管人员对于新模式、新产业、新业态、新技术的业务形态和流程比较生疏,很难识别风险点和有效实施监管,容易出现监管过宽或过度,出错的风险可能性大大增加。

四、推进长三角三省一市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几点建议

长三角地区常住人口和地域面积分别占全国的1/61/26。据统计,2018GDP总量占到全国的近1/4超过21万亿元。2019年政府报告提出,“将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编制实施发展规划纲要”[16]。在国家战略的宏观背景下,应通盘考虑长三角区域产业布局、三省一市产业基础及资源优势,科学制定长三角园区综合规划和城市经济圈产业布局,推动长三角三省一市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

(一) 以“转”、“推”和“带”的方式让欠发达地区“加速跑”

长三角三省一市一直处于发展不平衡状态,如何缩小并消除长三角欠发达与发达地区发展差距,推动区域高质量一体化协调发展是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难题。一是欠发达地区在接受发达地区产业转移等影响下,出现了较快增长,如表一:2018年安徽的增长率高于上海、江苏、浙江。在承接产业转移过程中,欠发达地区要基于自身发展状况,充分激发自身的发展动能,由总量扩张转向结构优化,以创新驱动促进新旧动能转换[17],通过产品换代、技术改造、品牌拓展等方式实现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不断缩小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之间的差距[18],为提质增效注入新活力,摆脱以往粗放的经济增长方式,走出适合本地区的高质量发展道路。二是在编制长三角区域实施发展规划纲要时,从国家战略层面统筹考虑,战略一盘棋,但重点解决长三角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通过相关机制政策改革完善,加大对欠发达地区投入和政策倾斜,推动区域优势互补和欠发达地区加速追赶。三是在长三角区域内,实施发达地区支持欠发达地区的“先发带后发”的联动发展战略,带动长三角区域全面腾飞。如上海市的“东西联动”发展战略,在浦东的基础设施没有建好时,浦西的港口码头、机场、水电、通讯设施等基础设施为浦东提供了支撑;浦西的贝尔、大众等很多大企业都将更新的技术、扩充的外资迁移到了浦东。浦西大量的金融机构、科研院所、高校等经济要素和智慧资源,为浦东提供了充足的资金、技术、人力资本和贸易机会。随着浦东的崛起,金桥出口加工区、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张江高科技园区、外高桥港区和外高桥电厂、浦东国际机场以及过江隧道、跨江大桥、高架环路、地铁等基础设施 ,大大增强和补充了浦西的城市功能。“东西联动”战略的实施,增强了上海综合实力,释放出来的大量的资金流、信息流、物流等,带动了周边无锡、常州、苏州等城市群的快速崛起,推动了长三角地区分工合理、层次分明、保障有力的区域协调发展,一体化程度都走在了全国的前列[19]

(二)强化推进长三角三省一市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体制机制创新

围绕体制改革、机制创新,聚集创新要素,培育创新精神,克服已有的路径依赖,充分发挥政府的宏观引导和顶层设计职能,破除行政壁垒的束缚,增强长三角区域发展的动力和活力,推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协调发展。一是从国家战略出发,设立一个权威的区域协调机构,站在国家的高度进行统筹安排,提供一体化更高质量发展的宏观环境和政策导向,着力于建立有效的区域合作的激励机制,打破行政意识和条块分割难题,消除长三角区域内各个地区在合作中以保证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立场,破除阻碍劳动力、技术、资金等生产要素在长三角不同行政区域内自由流动的壁垒。二是长三角三省一市已经联合组建区域合作办公室,作为区域政府协调部门,在三省一市政府的共同带领下,积极商讨区域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规划,在确保整体实力提升的同时,发挥好区域资源的优势。三是三省一市政府积极建立交流平台,相互学习各地人才政策、治理模式、管理制度和管理经验等方面的有益经验,营造良好的合作氛围。合理配置资源,在制定各自发展规划时,要充分挖掘自身的资源优势,对标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和规划,强化与区域内其他地区的协调发展,主动对接区域内其他地区的需求,全面深化合作,积极推动共建共享,相互合作,互相补充,实现“1 +1 >2”的效果。四是强化市场一体化意识,破除地区市场封锁,消除导致区域市场分割等非一体化的体制机制障碍,形成企业进入哪里、从哪里获取生产要素、产品进入哪里等行为由市场导向,不受市场所属行政区政府的调节,实现企业跨区经营、生产要素自由流动、产品互相准入,让企业扩大市场配置空间,降低要素流动的交易成本[20],加速长三角地区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五是建立外部联动机制,加强与国内珠三角等其他区域的互动发展,取长补短,促进要素合理配置,实现经济社会全面发展。六是从国家层面建立一系列配套的法律法规以及部门规章制度来规范三省一市政府的合作与协调行为,为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等协调机构的良好运行和三省一市合作与协调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三)强化长三角三省一市产业布局、分工与互补合作

长三角各地区要立足本地产业基础和资源禀赋,基于产业链分工,加强长三角三省一市区域产业分工与互补合作、抱团发展,聚焦具有比较优势的特色产品和产业,避免恶性竞争和重复建设,实现长三角战略性新兴产业与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的融合发展[21]共同把市场蛋糕做大发展能级做强。一是长三角三省一市在产业布局、承接产业转移和构建梯 度化产业过程中,发达地区积极借鉴发达国家经验,在保持既有产业优势和特色的前提下,率先构建智慧型产业体系,依靠发达的专业服务业和科技服务业,促进产业结构升级与疏解,推动高端制造、节能环保、生物医药等产业与现代服务业以及高科技农业与互联网电商平台深度融合发展;欠达地区在遵循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并重原则下,注重挖掘传统产业潜能,发展新能源新材料产业、劳动力密集型制造业、特色农业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等。同时,在承接发达地区产业转移时,不能任何产业都随意承接转移,也不能完全按市场因素去招商,要综合考虑有利于生态保护和特色产业扶持等因素,承接一些适合本地产业发展的产业,促进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汽车、新一代信息技术等具有资本密集型与劳动力密集型特点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二是长三角三省一市各有特色发展条件资源禀赋不尽相同,发展程度并不一致,必须以产业为载体,以推动长三角内各地区之间专业化分工协作为导向,有所为有所不为,考虑各地区的产业比较优势,错位布局和特色化发展,实现强项更强特色更特、优势更优不断提升各地区综合实力。三是鼓励建立共同开发、利税共享、联合招商、利益分享的产业合作机制,统筹整合城市圈内园区、新区等各类平台,推动产业链和创新链融合发展,完善的产业协同链及价值共享链,构建长三角内各地区之间优势互补、特色鲜明的发展格局。四是上海市以现代服务经济为主的产业结构,增强辐射带动能力和核心竞争力,充分利用其人才、技术、信息优势,以工业设计、科技研发、金融服务、商务会展、文化创意等为重点发展生产性服务业,重点发展知识密集型产业、总部经济及信息产业,融入国际市场分工。五是浙江、江苏积极承接上海功能外溢,与上海全面对接科技创新产业、生产性服务业、综合服务以及其他高端产业,重视其港口优势,大力发展海洋相关产业、高新技术产业、现代制造业、物流业等。六是安徽则遵循可持续发展理念,以其地缘优势为依托,以先进制造为主的产业结构,与浙江、江苏等周边地区形成错位和相互支撑,积极承接上海、浙江、江苏的产业转移,着力推动制造业特色化、规模化、集群化发展,切实提高农业、制造业现代化水平。

(四)长三角三省一市建立高效的科新协同机制和合作模式

科技创新与经济发展及发展质量关系尤为密切,科技创新的“乘数效应”越大,发展质量也就越高,对经济发展的贡献率就越大[22]。一是长三角三省一市充分发挥科技创新能力优势,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加强江苏省、安徽省、上海市、浙江省科技创新更广范围的区域合作,促进区域创新能力整体提升和整体发展[23]。加强长三角四地科委等部门交流,设立科技创新合作联席会议制度,将科技创新合作纳入长三角合作重点平台和专题,形成常态化的科技创新合作机制。二是打破地域、部门和行业分割,加强政府、企业、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三者之间的联系,形成以市场为导向、企业为主体,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等多方积极参与的产学研协调机制,促进各地区、各类科技创新服务机构的联动服务,提高科技创新的效率。三是充分尊重经济规律,紧盯市场需求方向,切实发挥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加快实施“互联网+”科技创新行动。长三角三省一市政府各部门应以制度、政策方面为依靠、依托,为科技创新发展提供便利,从资金、环境等方面创造条件,培育开发式科技创新生态系统,完善科技人员创新激励机制,使科技创新成果、资本、市场需求三者有效对接,将科技创新成果应用于实际的产品生产或服务,促进长三角高新技术产业快速发展。四是加强长三角三省一市在先进制造、电子信息、公共安全、医疗环保、人工智能等领域进行跨区合作,鼓励区域内的科技企业、科研机构和高校开展合作攻关,实现专利信息和科技文献资源、大型科学仪器的跨区协作、专业技术服务互联互通等科技资源共享,提升区域科技创新的整体水平[24]。五是以更开放的视野,瞄准世界科技创新制高点、前沿和顶尖水平,吸引国内外高端科技创新人才,积极谋划世界级实验室建设,加快综合性国家重大创新功能型平台建设,集中力保障在关键核心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创建一批全球一流的大学、科技创新团队、世界实验室和科技创新成果,促进长三角科技创新带动经济快速转型升级[25]

(五)长三角三省一市补齐营商环境短板

营商环境好坏、优劣是衡量一个地区的潜在发展能力和核心竞争能力的标志,是衡量政府、市场企业三者关系的风向标。长三角三省一市在新一轮经济竞争中,不断改善营商环境,补齐营商环境短板,吸引优秀企业、高端项目、一流人才,实现更高质量发展。一是全面梳理营商环境存在的短板,特别是企业反映强烈的问题,排出补齐短板弱项的时间表、路线图、任务书,围绕创新优先、效率优先等补齐补好短板弱项,提升拉长长板强项,不断增强长三角地区的核心竞争力。二是搭建长三角三省一市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域化的公共服务平台,统筹部署传输协议、数据标准、信息化系统接口等实现公共服务异地申请、办理反馈。三是建立长三角三省一市统一的信息数据库,将分散林立各部门审批事项集成到统一平台,实现各部门之间信息互通共享。对涉及多个部门审批事项打破部门壁垒,简化流程,实现一个入口、一次提交、内部流转、一网通办的集成服务,极大地提高审批办事效率,省去群众和企业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跑,降低企业的负担。推动政务数据共享开放,拓展企业获取信息的渠道,并深度挖掘和增值利用政务数据资源,简化企业很多繁琐的无效劳动[26]。四是根据本地实际情况,系统梳理各类、各部门涉企优惠政策,并将系统梳理好的优惠政策一体化整合制定出台易操作、统一的政策文本送给企业,让企业系统了解涉企优惠政策加强对企业法律法规政策的学习,企业了解国家政策导向行业政策建立统一的网络平台和公众微信号提供菜单式查询及时推送各相关部门更新涉企优惠政策,对符合申报条件的企业自动发送提醒信息,主动告知执行切实防止因部门政策掐架”、惠企政策碎片化导致企业错失申报优惠政策良机的问题。五是统筹建立透明、统一的长三角市场准入政策,实施市场准入统一的负面清单,帮助各类市场主体降低市场准入制度性成本。加强标准、计量、检测认证等市场检测基础领域合作,推动市场标准和检测认证结果在长三角区域内各地互认。加快长三角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大幅提升通关效率,努力实现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 为外贸型企业带来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六是面向全球和未来,对标国际最好水平和最高标准,不断提升制度环境软实力,着力构筑长三角发展的战略优势,打造服务管理最规范、贸易投资最便利、法治体系最完善、行政效率最高的营商环境新高地,增强竞争力、创造力和吸引力,形成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争取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参考文献:

 [1]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M].北京:人民出版社,20 17

[2]毛放发挥龙头作用推动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上海人大月刊》,2018(12)1-1

[3]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M].北京:学习出版社,20 18

[4]文丰安.新时代中国高质量发展的判断标准、决定因素与实现途径[].《改革》,2018(4):5-16

[5]师博任保平中国省际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测度与分析[].《经济问题》,2018(4):1-6

[6]任保平李禹墨时代我国高质量发展评判体系的构建及其转型路径[].《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3):104-113

[7]任保平李禹墨改革开放40年:从高速发展到高质量发展(专题讨论)——新时代背景下高质量发展新动能的培育[].《黑龙江社会科学》,2018(4):31-36

[8]陈昌兵新时代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动力转换研究[].《上海经济研究》,2018(5):16-2441

[9]张琦大庆区域一体化发展模式研究[].《大庆社会科学》,2017(6):67-69

[10]刘剑陶应虎城市群创新一体化发展难点与对策建议——以苏南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为例[].《经济纵横》,2017(4):89-93

[11]方创琳京津冀城市群一体化发展的战略选择[].《改革》,2017(5):54-63

[12]何建华为城市发展建言 促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上海企业》,2018(9):46-49

[13]巫强林勇任若琰长三角三次产业协调发展程度测算及其影响机理研究[].《上海经济研究》,2018(11):77-89

[14]侯小菲长江经济带一体化发展面临的挑战与应对策略[].《区域经济评论》,2015(5):48-55

[15]韩俊杰郝洪顾春姚雪青长三角新起点再追梦[N] .《人民日报》,(2019011007 ) 

[16]熊丽吴佳佳长三角,一体化升级加速跑[N] .《经济日报》,(2019031306 ) 

[17]何冬梅杜宇玮长三角区域经济格局演变、驱动因素及空间溢出效应研究[].《现代经济探讨》,2018(12):7-1655

[18]徐永利雄安新区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思考[].《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1):69-73

[19]魏丽华雄安新区:比较、借鉴与启示[].《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5):61-67

[20]孔令池.以现代市场体系推进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N] .《经济日报》,(2019021512) 

[21]杜宇玮高质量发展目标下长三角开放型经济发展的战略选择[].《江南论坛》,2018(7):11-13

[22]林兆木.关于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几点认识[N] .《人民日报》,(2018011707 ) 

[23张宇辰长三角16城市专利转移现状分析[].《价值工程》,2018(4):243-247

[24]褚敏乔军华杨朝军长三角城市群的协同创新发展战略研究[].《现代管理科学》,2018(3):67-69

[25]李娜张岩长三角城市群创新驱动发展特征与对策建议[].《上海城市管理》,2018(2):24-29

[26陈泽民民企营商环境的突出问题[].《中国工业和信息化》,2018(6):46-50

作者:汪恭礼,男,安徽宣城人,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产业经济、农村发展理论。

电子信箱:72098989@163.com 

电话号码:0563-2716351    0563-2716381

    机:13805638162  15505632816

QQ    号:906870153

个人简介:http://www.snzg.com.cn/index.php?app=product&act=show&id=48